当前位置:花卉大全 > 盆景制作

盆景制作

树桩盆景的美与天人合一哲学思想

分类:盆景制作 2021-09-14

导读:今天小编就给大家介绍一下关于树桩盆景的美与天人合一哲学思想的文章,一起来看看吧。

树桩盆景的造型与营造意境有直接关系,造型是解决外观问题,意境是解决内涵问题,要突出树桩盆景的审美价值,必须把两者融洽统一,应用于从创作前的思考到展出后的欣赏、评判全过程中。也就是说,从作者到欣赏者及评判者,都须以一个相当一致的标准对待作品。当然,这里所说的“相当一致”并不一定是分毫不差的绝对一致。我认为,虽然当前还没有一个成文的条律规定,供大家从采桩到出作品再到评价时对照使用,可宏观的章法在大家(尤其是盆景艺术家们)心中是存在的。这个章法的本源就是中国哲学里的“天人合一”,或者美学中自然美与艺术美的有机结合。“天人合一”是中国古代哲学里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关于“天”和人的相互关系的学说,它主张“人道”应与“天道”高度一致,或者说“心道”循顺“天道”。战国时的学者就提出了这个问题,且经后代学者不断论证,有人说“天人之际,合而为一”,有人又说“物我合一”,还有人说“天地万物为一体”,到宋代朱熹说得更清晰,他提出:“天人一物,内外一理”,实际上历代学者追求探索的,都是“天”与人之间协调、和谐的问题。“天”是万物造化之理,“天”是自然规律;人却生存发展在“天”的范围之内,所以有“顺天者存,逆天者亡”之说,或者说人必须按照自然规律办事。至于“人定胜天”,应该说是在一定条件下暂短的、局部的存在,而宏观并不存在。人服从自然规律并不是说人就不必有所作为,人可以“巧夺天工”,不悖“天”意。从盆景艺术这个门类来说,人可以掌握艺术规律,运用艺术规律,在自然规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创作,得到美于自然界的作品。这样不但不抹煞人的能力,反而充分表现出人的智慧和能力。

我们所遵循的马克思主义美学,主张自然美的本质是在自然事物上肯定人的本质力量,它的属性是“社会的”;自然物的形式取得美的价值是人类社会实践的结果,可它又具有相对的独立性,这时它的属性是“自然的”。自然物有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有时可以通过形式着重欣赏其内容,也可以通过内容着重欣赏其形式,两者可以统一,也不妨有所侧重;自然美有个发展过程,即主体和客体通过实践彼此凝聚而使自然美产生审美价值,于此完成那个“天人合一”。树桩盆景艺术就是这样,在艺术家的有益劳动中产生了与创作俱来的审美价值。

天然是天生的。在树桩盆景来说,它是没经任何人工雕饰的桩坯,它一般是不可直接上盆成为盆景作品的,原因是它过于“放纵”而野性十足,现有的自然物如树桩上面,有一定成分的天生自然的美,也有不美,甚至有丑。它只是一块“璞”而不是一块美玉,对人来说,它所缺少的是有效的技艺施为。盆景树桩的美是从现实的天然树桩上,“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除掉丑和不美,改造并增加美的成分———请注意这就是加工和提炼———于是,它的审美价值得到了升华,树桩保留的天然之美与艺术家加工提炼之美融化汇合,达到取于自然而高于(美于)自然的奇效。这个过程,体现了艺术家在树桩上兼顾自然性、生命性和变化性所付出创造性劳动的伟大,也体现了作者把自然美与艺术美极力撮合的成果,这就是我们艺者的责任和追求。

如果我们谨记在创作中运用“天人合一”,把表现自然美放在心上,适度因材施治,艺者就不会死死追求那些规则式、象形式、怪异式和一味过度加工的偏离自然的、南辕北辙的伪艺术了。树桩盆景的自然美应当体现在树桩的生命延续和生长变化上。前述的艺术美在艺术家完成创作之后,日常管理中不得不运用经验和技巧,使曾赋予作品的自然美在树桩上保留和增长。这就是让树桩活着并对它的生长进行控制。这里所说的保活和控制,也是继续创作,也要遵循自然规律及艺术规律,实际上,通俗地说,即是让树桩活得旺盛,长得好看。可这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原因就是寻找和掌握那个旺盛和好看的结合点需要较高的艺术造诣。有人说:“盆景功夫在盆外”,这“盆外”就是与盆景艺术相关的,厚实的中国文化和艺术修养,少了它,盆景作品的档次就上不去,自然造化和人的高度艺术水平二者的结合就是这么重要

如果我们谨记在管理中能掌握两个规律而自如顺畅地运用“天人合一”,艺者就不会在树桩盆景作品的继续丰满和守善时,取巧或异想天开地今天弄成这个形态,明天又弄成另一个形态,造成自以为是地一味“标新立异”或生搬硬套地照抄传统畸形作品;也不会自然主义地放纵树桩,粗糙地兼收天然形态而丢掉雄伟或优雅的艺术追求了。顶级大师、盆景艺术家和各层次评判专家们,应谨慎从事甄选评判工作。一般的评比我们不必苛求,但省、地级和国家级的展评须更严肃,更谨慎,力争更公允。评判者自身因为执法,尤其应厚积而薄发,更应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态度自律。因为你一言九鼎,你一举手、一投足关乎着公平大事。评价树桩盆景,已往当然有过许多发扬优点,正面引导,作出过推动自然健康优美这一主流,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但也由于历史局限原因,出过一些偏差。大胆地说,那和我们的评判者自身的美学造诣水准是相关联的,早期有过上面提到的规则式、象形式等有悖美学要求甚至矫揉造作的作品,也被评发了高奖项,至今每睹往事令人齿冷而留下遗憾。要注意到把诸如作绝对平片、蛇形曲弯、长串云片排队、主干追求象形等夸大人为、泯灭天工的“作品”推上奖台所产生的误导,直至今日还在残存着不利于盆景艺术发展的作用。说重些是误人子弟,学风不健。

评判中,我们的专家应本着要求树桩盆景第一是师法造化,饱含野趣;第二才是或阳刚美或阴柔美,好桩应和各部搭配合度;其它细节则更须做到恰如其分。试想把黄杨树桩摆在面前,放眼先看到一朵一朵的云片,每“朵”俯视圆如锅盖,叶密得有人夸它“滴水不露”,干扭得蛇般弯曲,那里还有造化可寻?或面对地柏树桩,作者已把长长的桩干弯曲悬垂,又是一朵朵枝叶成团,由上而下、曲基至梢,大致等距排列而下,团片越向下越小,如铺了一段台阶,美其名曰“步步青云”,那里还有野趣半点?诸如此类,评奖应属首先淘汰之列。今后再有此类作品受到推崇,可真是匪夷所思了。综上所述,盆景艺术发展至今,尤其来自欧美各国的急切崇尚回归自然,拒绝机巧之风,冲击着我国传统盆景艺术中主流之外的陈规腐技,我们正好借此东风,不遗余力地振作自己光辉的主流,重提并力倡“天人合一”来一番破旧立新,认真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把中国盆景艺术推上一个更健康、更雄伟和优雅的高层次,也不失时机地为世界作出新的有益贡献。 (来源:中国花卉报)

来源:花卉大全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uahui365.cn/pj/11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