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花卉大全 > 盆景制作

盆景制作

漫谈松柏和杂木的贵与贱

分类:盆景制作 2021-10-01

漫谈松柏和杂木的贵与贱

盆景素材的贵与贱,是由人的主观因素造成的。有些人认为石种、树种有优劣之分、贵贱之别,如硬石及松柏类属“贵”类范畴,软石和杂木则归“贱”类一族。在这种情况下,近年来,盆景界涌起一股松柏热,于是,杂木盆景逐渐被冷落下去。
面对这股松柏热,协会有些同仁也想购买大阪松、黄山松、台湾真柏等素材制作盆景。笔者一同前往花市,结果是稍有点看相的松柏类素材,商贩叫价数千元甚至万余元,价格之昂贵让购买者没有还价的空间。作为把玩盆景的草根一族,笔者只有望树兴叹。绝大多数盆景人出不起这个价钱没关系,自然有经济实力雄厚的盆景同仁来购买。于是,松柏类素材的叫价是越叫越贵,有的更是高达数十万甚至几百万元。有经济实力买得起无可厚非,问题是炒作松柏而冷落杂木的负面作用对盆景界的影Ⅱ向的确不可小视,它直接关系到盆景事业的正常发展。

松柏类素材与杂木类素材真的是贵贱有别吗?答案是否定的。笔者回忆了一下,盆景界炒作素材的现象,这并非是第一次,只不过这一次炒作松柏类的范围涉及面更广罢了。笔者记得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雀梅这个藤树素材一度受到青睐,盆景人以自己有盆雀梅盆景而自豪,价格也是越炒越贵。笔者身处武汉,又不产雀梅,真是令人日思夜想如愿难。后来大家发现雀梅有“功成身退”的现象,这股雀梅热才退了下去。1982年,沈冶民先生编撰的《五针松盆景》一书问世,由于当时五针松素材不多,其价格也是炒得贵的惊人——需按五针松的芽头数论价!直到后来五针松的素材越来越多,其价格才回落到了正常水平。因此,盆景界同仁对目前松柏类素材的热炒现象大可不必跟风。盆景作品不是以树种论高下,而是以技艺高低为准则,无论是松柏类还是杂木类,不管是软石还是硬石,创作盆景只能是按意选材。

其实,被认为“贱”的软石与杂木盆景在各地盆景展上获大奖的数不胜数。杂木类与松柏类,各有千秋。杂木类素材的某些优点是松柏类素材无法相比的。杂木类素材中多数是落叶树种,它们随季节的变化而彰显出不同形态,摘叶后苍劲的枝干更是美不胜收。很多作者将它们处自然逆境中顽强博击后的钢筋铁骨及其生命的韧劲表现得淋漓尽致,使人敬畏有加。岭南孔泰初老先生用落叶杂木就创作出许多传世之作。贺淦荪、赵庆泉、冯连生等大师的作品,可以说盆盆皆精品,这些作品中,恰恰绝大部分都是杂木盆景。

我国幅员辽阔,各地杂木类乡土树种很多,且树种不尽相同,要实现“让花木盆景进入千家万户”,创作盆景自然应该以本地乡土树种为主,千万不可一味追求炒作松柏类盆景而冷落杂木类盆景,两者根本不存在谁贵谁贱。数十万元身价的松柏类素材毕竟是少之又少,再说真柏剖肚刮骨、剥皮扭筋的舍利形式让人看多了倒产生一种凄凉之感。创作盆景还是应该以提高技艺为重中之重。盆景艺术起源于中国,经久不衰,究其因,主要是乡土杂木类树种一直占主导地位,我们千万不可丢掉这个老本。

来源:花卉大全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uahui365.cn/pj/11719.html